• 論壇
  • 聚焦
  • 部落
  • 天涯榜

請看法官是怎樣顛倒黑白,爲賴賬者拒不付款撐傘的?

樓主:公平正義莫空談 时间:2019-08-06 18:52:18 點擊:342 回複:10
脫水 打賞 看樓主 設置

字體:

邊距:

背景:

還原:

  七台河大地商品混凝土有限責任公司訴七台河市程成非晶合金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一案,重審二審案號:(2018)黑09民終第90號。
  ????我想通過本帖文把本案原審一審、重審一審和重審二審的庭審事實公之于衆,讓全社會都來關注和討論一下,《民事判決書》【(2018)黑09民終第90號】關于本案基本事實的認定是不是故意違背本案庭審事實?是不是故意以枉法裁判的判決書爲拒不給付款的賴賬者撐傘?
  1、《民事判決書》【(2018)黑09民終第90號】關于送貨單的認定:關于上訴人舉證提供的送貨單的問題。一方面,送貨單顯示的簽收人有張國福、仇明達、李學軍。上訴人主張該三人的簽收行爲系被上訴人公司的簽收行爲,但上訴人未提供證據證明其主張,亦未提供證據證明該三人與被上訴人公司存在何種關系。另一方面,被上訴人承認簽收人李學軍系其公司工作人員,但被上訴人否認李學軍的簽字行爲系履行公司職務行爲,且上訴人未提供證據證明李學軍的簽收行爲系履行公司職務行爲。故送貨單不能證明簽收人的行爲是被上訴人的簽收行爲。
  (1)、在本案重審二審法庭舉證時,審判員王桂麗問:你認爲李學軍和其他在場的現場工人是被告公司的人員嗎?
  上訴人法定代表人于彥明回答:李學軍當場承認這些人是替李學軍簽的(本案原審一審時李學軍的證言:……,我接收到這些商混了,用于山莊工地,……,四百四十多立方。注:四百四十多立方的混凝土包含張國福、仇明達簽字接收的)。
  審判員王桂麗問:李學軍和被上訴人是什麽關系?
  上訴人法定代表人于彥明回答:雇傭關系(本案原審一審時李學軍的證言:……,當時在被告方管理施工現場的,……,公司給發錢,……)。
  審判員王桂麗問:被上訴人,李學軍是你們原車間主任,對嗎?
  被上訴人代理人史學林回答:對。
  審判員王桂麗問:李學軍當時沒在你公司工作嗎?
  被上訴人代理人劉傑回答:他在我公司工作。
  綜上所述,本案主審法官王桂麗已經查明,被上訴人承認李學軍與被上訴人公司存在雇傭關系。李學軍承認張國福、仇明達是替他簽字驗收混凝土的,李學軍收到了張國福、仇明達簽字驗收的混凝土。
  但是,《民事判決書》【(2018)黑09民終第90號】認定,上訴人未提供證據證明其主張,亦未提供證據證明該三人與被上訴人公司存在何種關系。該認定是故意違背本案主審法官王桂麗已經查明的事實,該認定明顯缺乏證據證明。
  基于上述庭審事實,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幹規定》第七十四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二條的規定,人民法院應當對被上訴人承認李學軍與被上訴人公司存在雇傭關系的事實予以確認,上訴人無需舉證證明。但是,《民事判決書》【(2018)黑09民終第90號】卻故意違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幹規定》第七十四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二條的規定,對被上訴人承認李學軍與被上訴人公司存在雇傭關系的事實不予確認。
  (2)、在本案重審二審法庭舉證時,審判員王桂麗問:你有證據證明李學軍的接收行爲是被上訴人單位的職務行爲嗎?
  上訴人法定代表人于彥明回答:有,有李學軍證言表述,內容如下:1、“當時在被告方是管理施工現場的,公司給我開錢。”2、本案原審二審關于送貨單對方當事人陳述時說,“李學軍在法律上沒有我們公司的授權,他只是履行一般的工作任務。”他履行的工作任務就是被上訴人單位的工作任務。3、在本案重審時被上訴人代理人也說了“李學軍是我單位車間主任(見重審二審開庭筆錄第7頁第16-20行)。”
  (3)、在對李學軍證言質證時,審判長問:上訴人,除了自認及庭審提供過證據,你還有其他證據證明李學軍承認過他代表公司購買了你的混凝土?
  上訴人法定代表人于彥明回答:沒有。但打電話有記錄。關于送貨單,我另有補充,李學軍接收貨物的行爲,被上訴人在一審複庭時說過“我們的錢已經付給王海濤了…名頭七台河市成程非晶合金公司”,可證明被上訴人對李學軍接收貨物的行爲是認可的,而且被上訴人是按發票和送貨單給付的。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幹規定》第七十四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二條規定,人民法院應當對被上訴人承認李學軍接收貨物的行爲是履行被上訴人公司職務行爲、承認自己是案外人山莊工地所用混凝土買受人的事實予以確認,上訴人無需舉證證明。
  (4)、在本案重審二審法庭辯論時,上訴人又詳細舉證證明了李學軍的接收行爲是被上訴人單位的職務行爲,除了上述(2)、(3)部分所舉證據,上訴人又提供了被上訴人代理人在本案原審一審時關于付款的陳述和證人李學軍的證言(詳見本案重審二審上訴人代理詞和本案重審二審庭審視頻)。
  由上述第(2)、(3)、(4)可見,在本案重審二審時,上訴人已經詳細提供證據證明李學軍的簽收行爲系履行公司職務行爲,上訴人並不是只以送貨單證明李學軍的接收行爲是被申請人單位的職務行爲。但是,《民事判決書》【(2018)黑09民終第90號】認定,被上訴人承認簽收人李學軍系其公司工作人員,但被上訴人否認李學軍的簽字行爲系履行公司職務行爲,且上訴人未提供證據證明李學軍的簽收行爲系履行公司職務行爲。故送貨單不能證明簽收人的行爲是被上訴人的簽收行爲。因此,該認定是故意違背本案庭審事實,該認定明顯缺乏證據證明。
  2、《民事判決書》(2018)黑09民終第90號關于李學軍證的
  認定:關于李學軍的證言問題。上訴人主張,李學軍的證言證實被上訴人接收上訴人混凝土用于被上訴人的山莊工地。經審查李學軍出庭證言,其陳述主要內容爲:案外人張麗華個人山莊所用混凝土的原始出處是上訴人公司,沒有與上訴人聯系過混凝土價格,沒見過上訴人公司的人,混凝土是案外人王海濤聯系的,王海濤給報的價格,王海濤找張麗華要過錢,購買混凝土的價款已經結算完。綜上,李學軍的證言不能證明雙方當事人之間存在買賣合同關系。
  (1)、確定李學軍證言的主要內容的標准是什麽?難道對被上訴人有利的證言內容就是主要的、對上訴人有利的證言內容就是不主要的嗎?《民事判決書》【(2018)黑09民終第90號】只對李學軍證言所謂的主要內容認定有法律依據嗎?
  (2)、李學軍在原審一審時有如下證言:“……,我是來證明被告方給我發的貨,我簽的字,……,當時在被告方是管理施工現場的,……,公司給發錢,我接收到這些商混了,用于山莊工地(見一審開庭筆錄第9頁1-8行)”。
  李學軍的上述證言已經證實,案外人張麗華個人山莊所用混凝土是被告方提供的,李學軍在被告方是管理施工現場的,被告公司給發錢。但是,李學軍的上述證言爲什麽不是主要內容?民事判決[(2018)黑09民終90號]爲什麽要故意對案外人張麗華個人山莊所用混凝土是被告方提供的事實不予確認?
  通過查閱本案原審一審開庭筆錄,李學軍在作證時並沒有說過案外人張麗華個人山莊所用混凝土的原始出處是上訴人公司。
  另外,被上訴人代理人在本案原審一審時陳述,“本案往山莊送的混凝土是原告方的”(見原審一審開庭筆錄第9頁12行)。因此,被上訴人承認,上訴人是本案案外人山莊工地所用混凝土的出賣人。
  由此可見,民事判決書[(2018)黑09民終90號]認定,案外人張麗華個人山莊所用混凝土的原始出處是上訴人公司,是故意違背本案庭審事實,該認定明顯缺乏證據證明。
  (3)、李學軍在原審一審作證開始說:“商混是我們單位司機董玉奎聯系的”。後來在對李學軍證言質證時被上訴人提示李學軍:“你與原告的混凝土的價格是否聯系過,王海濤是聯系人,這筆混凝土是你定下來的”。在被上訴人提示後李學軍又說:“沒有聯系過,王海濤給報的價格,這些混凝土是王海濤聯系的”。
  由此可見,被上訴人使用了不適當引導證人的言語,被上訴人對證人李學軍的詢問違反《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幹規定》第60條規定。
  因此,民事判決書【(2018)黑09民終90號】認定,混凝土是案外人王海濤聯系的,是故意違反《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幹規定》第60條規定,
  (4)、對于“王海濤找張麗華要過錢”,李學軍證言前後自相矛盾。李學軍開始時說,“王海濤找張麗華要過錢”,後來又說,“董玉奎找老板結算完”。
  由此可見,民事判決書【(2018)黑09民終90號】認定,王海濤找張麗華要過錢,明顯缺乏證據證明。
  (5)、由于本案證人李學軍受雇于被上訴人公司,與被上訴人公司有利害關系。因此,民事判決書【(2018)黑09民終90號】單獨以李學軍證言認定,購買混凝土的價款已經結算完,是故意違反《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幹規定》第六十九條第(二)項的規定,該認定缺乏證據證明。
  綜上所述,本案庭審已經查明事實如下:被上訴人承認,上訴人是本案案外人山莊工地所用混凝土的出賣人。李學軍證言已經證實,案外人張麗華個人山莊所用混凝土是被告方提供的。因此,《民事判決書》【(2018)黑09民終第90號】關于李學軍的證言問題的認定是故意違背庭審事實,故意違反關于證人證言采信的相關法律規定,認定證據不足,認定結論錯誤。
  3、《民事判決書》【(2018)黑09民終第90號】關于發票的認定:關于發票的問題。上訴人開具的發票金額141760.00元。根據雙方當事人陳述,141760.00元的價格是案外人王海濤與買受人約定的混凝土價格。而上訴人出售混凝土時,其與王海濤約定的價格不足141760.00元,該發票金額141760.00元中含有王海濤的部分價款。雖然該發票體現購貨單位爲被上訴人公司、銷貨單位爲上訴人公司,但該發票是由上訴人公司開具,故上訴人以此發票證明雙方存在買賣合同關系,證據不足。
  (1)、李學軍在本案原審一審作證時,被上訴人問李學軍:“你與原告的混凝土的價格是否聯系過,王海濤是聯系人,這筆混凝土是你定下來的”。李學軍說:“沒有聯系過,王海濤給報的價格,這些混凝土是王海濤聯系的”。
  被上訴人的陳述已經充分證實,被上訴人承認李學軍接收的混凝土是原告的,王海濤是被上訴人聯系上訴人混凝土的聯系人。
  李學軍的證言已經充分證實,王海濤先到上訴人處詢價,然後將上訴人的混凝土價格報給被上訴人了,王海濤是聯系人,並不是王海濤與被上訴人約定混凝土價格。
  由此可見,《民事判決書》【(2018)黑09民終第90號】認定,141760.00元的價格是案外人王海濤與買受人約定的混凝土價格,該認定是故意違背本案庭審事實,該認定明顯缺乏證據證明。
  (2)、在本案重審二審時,審判長問上訴人:上訴人,發票的納稅人、開戶銀行及賬號是誰提供的。于彥明回答:王海濤。
  審判長又問被上訴人代理人劉傑:被上訴人,發票的納稅人、開戶銀行及賬號與你公司的是否相符?
  劉傑回答:我沒注意這個事兒,這個可以查一下。
  審判長繼續問劉傑:如果是真實的,是誰提供給王海濤的?
  劉傑回答:時間太長了,想不起來了。
  被上訴人代理人劉傑對審判長的詢問既未表示承認也未表示否認,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幹規定》第8條第2款的規定,視爲被上訴人承認上訴人開具發票的信息是被上訴人提供的,上訴人無需舉證證明。
  (3)、在本案重審二審時,審判長問被上訴人代理人劉傑:當時張麗華拿到發票時沒說過名頭不對的事兒嗎?
  劉傑回答:沒有。
  被上訴人代理人劉傑的陳述已經充分證實,張麗華拿到發票時承認本案混凝土交易的購買方是被上訴人、銷售方是上訴人,上訴人無需舉證證明。
  (4)、被上訴人代理人在本案原審一審複庭時陳述:我們的錢已經付給王海濤了,對方開具的發票我們已經收到,發票出具單位是上訴人(原告),名頭七台河市成程非晶合金開發有限責任公司,按照發票開具的金額付給王海濤141760.00元。
  被上訴人代理人的陳述已經充分證實,被上訴人承認發票所載明的混凝土種類、數量、單價和金額,承認自己是山莊工地所用混凝土的買受人,上訴人無需舉證證明。
  (5)、在現在的市場交易過程中,通過材料采購員、材料采購聯系人(中間人)聯系貨物、約定貨物價格的案例隨處可見,材料采購員、材料采購聯系人(中間人)在交易過程中拿提成(好處費)的案例比比皆是。本案王海濤作爲被上訴人的聯系人在上訴人處拿提成,既證明不了王海濤是上訴人混凝土的買受人,也證明不了王海濤是被上訴人所用混凝土的出賣人,更改變不了上訴人是被上訴人所用混凝土出賣人、被上訴人是上訴人混凝土的買受人的法律事實。
  綜上所述,本案庭審已經查明的事實如下:被上訴人承認上訴人開具發票的信息是自己提供的,被上訴人明確承認發票的購買方是被上訴人、銷售方是上訴人,被上訴人承認發票所載明的混凝土種類、數量、單價和金額,承認自己是本案山莊工地所用混凝土的買受人。因此,發票已經能夠充分證明上訴人與被上訴人之間存在買賣合同關系。
  但是,《民事判決書》【(2018)黑09民終第90號】認定,雖然該發票體現購貨單位爲被上訴人公司、銷貨單位爲上訴人公司,但該發票是由上訴人公司開具,故上訴人以此發票證明雙方存在買賣合同關系,證據不足。該認定是故意違背本案庭審已經查明的事實,該認定明顯缺乏證據證明。
  4、《民事判決書》【(2018)黑09民終第90號】關于上訴人主張雙方當事人之間存在買賣合同關系的認定:上訴人主張雙方當事人之間存在買賣合同關系,但其未提供證據證明雙方在訂立買賣合同時關于貨物單價、數量、質量等合同條款的合議過程,亦未提供證據證明雙方貨款結算情況。故上訴人主張雙方存在買賣合同關系,證據不足。
  (1)、在本案重審二審時,審判員王桂麗問上訴人:上訴人,你認爲是買賣合同關系,那你們談這個買賣合同是如何談的?
  于彥明回答:這個交易實際是兩個人與我聯系,被上訴人找王海濤上我這裏詢價,然後回去報價。關于交易是李學軍直接給我打電話,我給他發貨。
  (2)、李學軍在本案原審一審作證時,被上訴人問李學軍:“你與原告的混凝土的價格是否聯系過,王海濤是聯系人,這筆混凝土是你定下來的”。
  李學軍說:“沒有聯系過,王海濤給報的價格,這些混凝土是王海濤聯系的”。
  李學軍的證言證實,王海濤先到上訴人處詢價,然後將上訴人的混凝土價格報給被上訴人了,被上訴人是通過聯系人王海濤與上訴人就混凝土價格達成合意的。
  (3)、李学军在本案原审一审作证时的证言:原告给我发的货,我签的字,……我核的量,……当时在被告方是管理施工现场的, 公司给发钱,我接收到这些混凝土了,用于山庄工地。(见一审开庭笔录第9页1-4行)。李学军证言证实,李学军当时在被告方是管理施工现场的,公司给发钱,负责验收确认原告送到山庄工地的混凝土质量和数量。
  (4)、上訴人提供的送貨單已經證實,上訴人與被上訴人施工現場管理人員李學軍已經就混凝土交易的質量和數量達成合意。
  (5)、被上訴人代理人在原審一審複庭時陳述,“我們的錢已經付給王海濤了,對方開具的發票我們已經收到,發票出具單位是原告,名頭七台河市成程非晶合金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見原審一審複庭筆錄第2頁10-12行)。“(發票)王海濤送來的,……按照發票開具的金額付給王海濤(443立方米混凝土款)141760.00元,……”(見原審一審複庭筆錄第2頁17-20行)。
  被上訴人代理人的陳述已經充分證實,被上訴人承認自己是按上訴人開具的發票結算付款的,承認發票所載明的混凝土種類、數量、單價和金額,也就是說,被上訴人與上訴人已經就混凝土交易的種類、數量、單價和金額達成合意。
  綜上所述,本案庭審已經查明的事實如下:上訴人按照本案主審法官王桂麗的要求,已經說明了本案混凝土交易過程,本案證人證言、送貨單、被上訴人在原審一審複庭時的陳述和發票已經證實,上訴人與被上訴人已經就本案混凝土交易的種類、數量、價格和總價達成合意。
  但是,《民事判決書》【(2018)黑09民終第90號】認定,上訴人主張雙方當事人之間存在買賣合同關系,但其未提供證據證明雙方在訂立買賣合同時關于貨物單價、數量、質量等合同條款的合議過程,亦未提供證據證明雙方貨款結算情況。故上訴人主張雙方存在買賣合同關系,證據不足。該認定是故意違背本案庭審已經查明的事實,該認定明顯缺乏證據證明。
  ?通過本帖文,我想請教專業律師和法學專家,《民事判決書》【(2018)黑09民終第90號】關于本案基本事實的認定,是不是在故意違背本案庭審事實?是不是明顯缺乏證據證明?我也非常懇切地請求專業律師和法學專家能夠給我提供幫助和指點,我一定要弄明白《民事判決書》【(2018)黑09民終第90號】認定的本案基本事實是不是公正、公平?法官故意對本案庭審事實顛倒黑白,是在維護公平、公正嗎?法官是在以枉法裁判的判決書爲賴賬者拒不付款撐傘。
  我非常渴望專業律師和法學專家能夠給我提供幫助和指點,本人聯系電話:13846411787。

打賞

13 點贊

主帖獲得的天涯分:0
舉報 | | 楼主 | 埋紅包
樓主發言:1次 發圖:0張 | 添加到話題 |
作者:有知己2019 时间:2019-08-06 19:54:34
  乖乖的,哪裏那麽多的反面人物呢,咋不收了他?!
來自 天涯社區客戶端 | 舉報 | 收藏 | 2樓 | 埋紅包 | 點贊 | 打賞 | 回複 | 評論
作者:紅塵末了 时间:2019-08-08 07:29:46
  唉,當時起訴時可以把簽收單的三個人列爲被告,而不是把三人列爲證人。這兩者關系相差太遠。
來自 天涯社區客戶端 | 舉報 | 收藏 | 5樓 | 埋紅包 | 點贊 | 打賞 | 回複 | 評論
发表回複

請遵守天涯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